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福东的博客

历史是一堆马粪,我负责培植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历史专栏作家

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专栏作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夏俊峰案:批评的视角 ——兼答钭江明兄   

2013-10-10 10:4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俊峰案:批评的视角

——兼答钭江明兄

 

            1、关于傲慢

 

先说几句废话。

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后,一片愤怒的慨叹声中,我在一个微信群内表达了一点异议。而后搜狐新闻客户端的编辑向我约稿。我颇为犹豫。因为知道我的观点将招致众多骂声。我不认为自己可以说服任何人,互联网上无数次进行的辩论都在说明这一点,有时候两个观点迥异的人面对面谈上两个小时,也会奇异地不产生任何共识。

我后来还是决定写了那篇《夏俊峰案:司法的敌人》。写到3000字的时候,给编辑电话,他说够了别写太长。匆匆收尾。结果是,有骂声,但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多。也有支持者的话语,其中一部分令我哭笑不得。后来我又将上文未及表达的内容写进《夏俊峰案:负数的司法》,前半部分回应批评我的人,进一步阐释我为什么认为夏俊峰难逃一死;后半部分回应那部分没有理解但却挺我观点的人,我不认为司法的程序没有问题。

如果不是大豆(钭江明)兄接连两篇的商榷文章,我不打算纠缠这个话题了。

传播学上有一个“沉默的螺旋”理论。大意是说,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且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有时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理论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大多数个人会力图避免由于单独持有某些态度和信念而产生的孤立。(见http://baike.baidu.com/link?url=iMajIAY4Q7BpSu1V0SCWhe--YEYEQaaCYXb2STl-J4IkmaZsrnsPVUKOFCLg6Uir

我的圈子当然不是左派圈子,我的荣耀和职业空间也来自体制外共同体的认可,而不是来自城管队员和司法体系。就某个个案,泛泛的批评司法,对我的圈子同仁而言,构不成风险,通常只会集聚公信力。但批评行使批评权利的民间群体——即便我不针对任何具体的个人,都会引火烧身。我现在知道,身边也不少人认为判夏俊峰死刑没有问题,但他们的选择符合“沉默的螺旋”理论,不发声。

说这些,首先是回应大豆所谓的“傲慢”。我可以更谦卑一些。但写这两篇文章,更多不是出于傲慢,而是勇气。不好意思,这样说,有些王婆卖瓜了。

其次,我显然是想辩白,我不是五毛。不仅我的荣耀和职业空间不来自体制内,我并且没有一个亲属在城管和公检法任职。我个人以前甚至也当过小贩,在街头被城管没收水果,然后去城管办公室接受罚款。在我的时评和专栏写作中,可以轻易找到对体制的批评。

这个辩白,再次证明我不仅不够傲慢,而且勇气不足。批评我的人可以谩骂和上纲上线(不是指大豆),他依然被认为是自己人,而我则可能被划入异己的范畴。我对舆情的这个基本认知,似乎是符合实际的。我一篇批评“负数的司法”的文章,能被大豆兄解读为是为负数的司法辩护,不是“批评”,是“维护”。这的确让我有些诚惶诚恐。

我有时会想:如果是七八十年前的观察者,你能否既看到国民政府的腐败和颟顸,同时也对民间左翼贩卖的廉价正义感和暴民政治有所警惕?站队是容易的。而我可不可以在针对个案批评时,不先站个队,然后有理没理都只旗帜鲜明指控另一边?

 

 

    2、关于站队

 

大豆在《批评还是维护?--再与韩福东商榷》中,对我《夏俊峰案:负数的司法》中引述的一长段南方周末关于夏俊峰脾气暴燥的文字表示不解:“那么浪费篇幅引述这段文字的目的何在呢?是为了让读者加深对夏俊峰脾气暴燥的印象吗?假设在真实的公正的法庭上,是否这样的表述会被法官以‘与本案无关’来驳回呢?”

我可不可以这样来回答:首先,请不要把我想象成在法庭陈述的检方。我不是。我不希望这种站队思维进入我们的讨论中。

其次,在讨论夏俊峰案时,我们可不可以在法律视角之外,有另外的人文视角?就好比,那个民国时期参与杀地主的刘姓女英雄,我们除了探讨她是否应被铡之外,是不是也可以讨论她平日的为人和对地主婆的态度?既然她或他已是一个符号性人物,这当然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视角。我已经在文中说了“这些细节可以作为谈资,也可丰富我们对夏俊峰的理解,但对判刑没什么实质意义,只有后人写历史时会用得着。”

更重要的是,我之所以从这个角度阐述,文中也已经做了交代,主要是回应一个通行的说法:如果两名城管没在办公室暴打夏俊峰,他怎么会拔刀杀人?我不觉得我在技术上存在问题,或良心因此坏掉。引述陈有西律师的“双方体格力量的对比,夏完全处于劣势,不可能主动挑起事端。”,也是基于此。为什么“不可能”?我不认为这样斩钉截铁的论断有证据学上的支持。

我不是存心挑刺,我可以在陈律师的意见书中找到很多类似的夸大与武断的陈述,你相信么?我无意做这项工作。但大豆显然对立场相同者并无批评之意,反而对我标出这句话表示异议,并进一步对立场不同者如我的遣词运句和“行文策略”进行不适当解析(这部分内容占了两篇文章相当大篇幅)。我因此可以说,这是一种站队意识么?

我原文接下来重点分析的是正当防卫是否成立。其中提到:“或者我们再退让一步,他(夏俊峰)或许确实遭到了殴打,只是夸大了被殴打的程度而已。这也是有可能的。但如果只是受到轻微殴打,就用刀连续对二人在致命处捅上7刀,这不构成故意杀人么?”大豆说:“作者连续用“或许”,“有可能”,“如果”这样的词,只猜测,不论证。但紧接着就根据这种猜测来判断,且用反问句式来强化‘这不构成故意杀人么?’我们来看辩护词中是这样叙述的:‘夏俊峰的正当防卫,不仅有直接证据证明,而且还有一系列的证明效力较高的间接证据形成环环相扣的锁链,共同证明其正当防卫事实。’罔顾辩护词中提到的直接证据和‘一系列证明效力较高的间接证据’,而轻率地用‘如果,也许,可能’这样的词给一个人定罪。”

其实,我用“或许”、“有可能”这样的词汇,已经是在证据上做了退让——现有的证据,我不认为可以做出夏俊峰受到殴打的论断。大豆兄仅拿辩护词里没有有效证据支持的一句话,如何来反驳我?我用“如果”、“或许”不是为了给夏俊峰定罪,而真的是试图从证言反复的夏俊峰供述中采信有利于他的部分,但即便如此,很遗憾,我不认为夏俊峰构成正当防卫。

连“我很能理解夏俊峰的供词一度改变……”都成为了被批判的靶子。大豆兄说:“这句话已经很明显地在暗示夏俊峰撒谎……指摘别人做假是需要证据的,在完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种猜测对读者是不负责任的,对无法还口的死者更是不公平的。”我可以说我有证据么?我文中已经讲明来源了啊。大豆兄的意思是判决书中关于夏俊峰供词部分的陈述是伪造么?你即便认为判决书伪造证据(律师意见书貌似都没敢这么说),也不能诬陷我是“完全没有证据”的诬陷吧?

挺没劲的。

其他关于我“行文策略”和遣词运句的质疑,我可以不一一解释了么?不是因为琐碎。

 

3、关于偏见

 

大豆在文章中还重点批评了我在文中对事发场景的叙事:“城管想要暂扣他们烤串用的液化气罐。夏俊峰拒绝,而后发生冲突。”“接下来的描述像一个罗生门。分歧在夏俊峰是否被城管殴打。夏俊峰是一个火爆脾气,他打开液化气罐的阀门,宣称要同归于尽。冲突中,他的鞋底被踩掉在现场,城管给他妻子留下了一纸罚单。夏俊峰口袋里揣着一把刀,和液化气罐一起去了城管办公室。”

重点反驳我的论据是《新京报》的一篇报道和夏俊峰的二审辩护词。大豆说:“多个材料都显示夏俊峰被强行带走,我不理解韩福东为什么忽略这些叙述,而只采用他所声称的‘负数的司法’提供的说辞(该说法亦在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中被证明前后矛盾,无一真实),把夏俊峰到达案发现场描述为自主到达,暗示夏俊峰一开始就怀有刺杀城管的企图?”

事实上,我这段还真没讲夏俊峰是自愿还是强行带往城管办公室。但在另一篇《夏俊峰案:司法的敌人》中,我的确提到:“按终审判决书,夏俊峰到案后供述,他是主动提‘有事说事,不行我和你们回队里:再接受处理’,二审庭审中夏俊峰也表示是自愿去行政执法队的办公室解决问题。这个说法,被用来驳斥夏案上诉书中所说的他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我不太能理解,既然夏俊峰二审庭审时表示“是自愿去行政执法队的办公室解决问题”(是二审判决书伪造了这个说法么?那陈有西律师应把这一点放大写入意见书),何以出现大豆兄“该说法亦在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中被证明前后矛盾,无一真实”的论断?

至于是否受到殴打,有最高法复核后的说法可参照:“在行政执法现场夏俊峰没有遭到殴打。被告人夏俊峰在侦查阶段未供述在行政执法现场遭到殴打,一、二审庭审时又称有人从背后打他或被人推了一下。被告人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侦查阶段证实,执法人员没收液化气罐时“拽我和夏俊峰”,亦未证实执法人员有殴打行为。辩方提供的史某某等7名证人的证言证实多人围着打夏俊峰,连拉带拽把夏俊峰拽上车。复核期间,经对上述证人证言进行核实,其中4人未找到或不愿作证,证人丁某某称自己和老伴没有看到争执的情形,交给律师的书面证言是旁人代写的;证人贾某某称看到双方没有殴打,只是推推搡搡,互相撕扯。  执法人员曹阳、祖明辉称他们是夺下液化气罐,但没有殴打夏俊峰。被告人夏俊峰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夏俊峰妻子的证言、执法人员的证言及复核阶段提取的现场证人的证言对执法过程的证明基本一致,证明在该现场的行政执法过程中,夏俊峰与行政执法人员在争夺液化气罐时,发生了冲突,相互推搡撕扯,现场没有发生殴打行为。”

我不敢说张晶对新京报记者作伪证。我只是称夏俊峰是否被城管殴打,像一个“罗生门”,总还算不偏不倚式的公允吧?我也没有做夏俊峰一开始就怀有刺杀城管企图的暗示,只是客观描述他揣着一把刀而已,没必要草木皆兵般紧张。

是我偏听偏信,还是大豆兄?

 

4、回到“无知之幕”

 

再就正当防卫说一下。

大豆说:“如果要反驳,恐怕不是反驳夏俊峰所谓“不可能主动挑起事端”的推测,而应该反驳的是为什么以如此悬殊的体格力量对比,为什么夏俊峰能够刺死对方而未受反抗。”我为什么不能反驳这个推测呢?进一步,夏俊峰自己的论述对“夏俊峰能够刺死对方而未受反抗”的说法并不有利。按照夏俊峰的说法,他是在对方殴打他时(拿椅子和不锈钢杯的对方此时似有反抗能力)对两人连刺7刀(我可以强调一下是7刀么),几乎刀刀致命。

我说对律师意见书从遇害人的伤口论证正当防卫的说法,看了好多遍也不理解,当然是一种客气的说法。大豆因此批评我:“如果这里所言的没看懂和看懂了不是一种修辞的话,这个理由太令人瞠目结舌了。作者作出判断的理由竟然不是谁的论证有理有据,而是谁的论证能让人看懂。”有点言重了。我理解,是大豆没看懂我的意思。

那我说的更直接一点,很简单,按照夏俊峰描述的被打场景,他不可能从被害人后背刺入。包括陈有西律师也在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后于《夏俊峰该不该核准死刑》中说:“最高法院认定正当防卫不成立,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背部有刀伤。在我们一年多前公布辩护词后,也有一些主张“故意杀人说”的网友,提出了这个问题。认为我们的正当防卫辩护不成立。因为如果是防卫,被害人的背部不应该有刀伤。我们当时没有回应。因为我想到发回重审开庭,这些真相和疑点,能够通过分析现场勘验报告,进行还原,一一查明。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个机会。”

陈有西此前在律师意见书中,论述了夏俊峰挨打时的场景,并很肯定地说:“这一行为很清楚是属于正当防卫。”“夏俊峰的供述中的所有内容或细节,目前无任何证据证伪,却同现场勘察报告、尸检报告可以印证。”和我有时候更愿意用“可能”这样的词汇不同,陈律师进行表达时习惯用斩钉截铁的语气。但很显然,夏俊峰的供述与被害者背部刀伤的尸检报告并不吻合,是可以证伪的。

我不太愿意和律师叫板,他们看完了卷宗,可以任意抽取片段(即便已被证伪)来做片面呈现。媒体报道所依据的资料,很大程度上也从律师处得来。而我除了律师公开的资料,只有很不专业的简短判决书可以参照。

但即便如此,我仍可看见很多的马脚裸露在外面,并形成内心独立的判断。我可以对动辄拿“辩护词”上明显有误的说法做标准进行批评的做法,弱弱建言一句:对律师的说法,也请停顿下来思考,并做些最基本的包括看判决书、夏夫妇前后矛盾说法在内的比对工作么?

上文提到刘姓女英雄杀地主。将曾被划入反动阶级的“地主”和“城管”做类比或许太过穿越,也注定蹩脚。但还是让我们进入类似于“无知之幕”的情境中去,抛开小贩和城管身份被附着的符号认定,更有利于做出正确判断:男子甲将男子AB刺杀在无其他人在场的房间(强调是刺死2个人),7刀(再强调一下是7刀),几乎刀刀是致命伤(强调是致命伤,且伤口有前胸有后背,最深12厘米),又一刀刺向随后赶来的男子C的致命处,造成重伤(强调是随后赶来的无冲突方)。男子甲没有施救,逃跑了(强调没有施救)。以上都是客观陈述。被捕后,男子甲宣称自己受到严重的殴打,两天后身上有了伤痕。他事后的供述前后翻覆,所述刺杀情状与尸检报告的被害人伤口位置明显不符。或者说的更直接一点,现场唯一幸存者的他做了伪证。认定他正当防卫成立么?是我傲慢,还是这些被我望尘莫及的所谓“正义感”充盈了内心的人们傲慢?

我的批评是双重的:1、庭审存在程序问题,也欠缺专业性,司法不被信任,整体上是负数;2、那些认为夏俊峰正当防卫的人和绝不反思司法体制的人中,有一部分是被先入为主的坚固成见所遮蔽,更多部分是勒庞笔下的“乌合之众”。

对前者,司法程序存在问题,不必然导致对判决结果的改变,那要看程序违法到什么程度。我没感觉本案的程序违法足以影响到判处夏俊峰死刑的程度。对后者,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只是因掌握信息的多寡不同,和在技术上对正当防卫有不同认知,无论他们支持还是不支持夏俊峰死刑,我都对这部分人保持敬意。

再说句题外话,我觉得唐慧女儿的案子中,那几个被判死刑者所遭遇的司法不公和程序违法,要比夏俊峰严重得多。司法真的腐败,但夏俊峰案并非最佳案例,只是它的确容易激发民粹情绪而已。

我依然可能是错的,但是请你用道理说服我。我不替司法背书,我只是表达我的判断。感谢大豆兄指教。

                                   2013109日晚

  评论这张
 
阅读(11682)|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