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福东的博客

历史是一堆马粪,我负责培植鲜花

 
 
 

日志

 
 
关于我

历史专栏作家

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专栏作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夏俊峰案:负数的司法   

2013-10-09 10:1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年前的那个上午,夏俊峰和妻子在辽宁铁岭南乐郊路违章摆摊卖烤串。有人喊“城管来了”。夏妻把油锅一端,夏俊峰本人则推着倒骑驴,往附近的胡同跑去。城管他们见多了,每次都是如此避难。但这一次,四辆城管车的架势之大,前所未有。他们被拦了下来。城管想要暂扣他们烤串用的液化气罐。夏俊峰拒绝,而后发生冲突。

接下来的描述像一个罗生门。分歧在夏俊峰是否被城管殴打。夏俊峰是一个火爆脾气,他打开液化气罐的阀门,宣称要同归于尽。冲突中,他的鞋底被踩掉在现场,城管给他妻子留下了一纸罚单。夏俊峰口袋里揣着一把刀,和液化气罐一起去了城管办公室。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有夏俊峰最清楚,他在办公室用7刀刺死了两个城管,又一刀将闻讯赶来的另名城管重伤,而后逃跑。被抓后,他成为一个英雄般的人物,获得巨大的社会同情。

喜欢钻故纸堆的我在想,几十年后,历史学者将如何叙述和评价夏俊峰,以及他引发的死刑争论?民国时期,很多曾被长期塑造为英雄的经典人物——虽然是以人民的名义,现在都得到了另一种评价;对夏俊峰的论定,当然也要看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中。夏与这些历史人物的不同在于,对他的评判即时发生在一个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上,礼赞之外也有攻讦。围绕他的争议,本身是这个社会陷入巨大分裂的表象。

有争议不要紧,正常社会有一个定纷止争的终极解决平台,那就是司法。但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显然要棘手得多,司法不受信任,而且其轻忽程序、欠缺专业的行为,常常加重了这种危机。

几天前,我写了一篇《夏俊峰案:司法的敌人》,本来要作为结尾的一句话是:政府如临大敌,从维稳角度出发,对案情遮遮掩掩;司法官则不遵守基本的程序;还有那些以左右为界、泾渭分明地政治化消费夏案的意见领袖,在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成为司法的敌人。

在那篇稿子里,我的基本观点是:在死刑没废除的情况下,这样恶性的杀人事件难逃一死。如果只杀一人,舆情汹汹下,或许就死缓了吧,这是我理解的现实。死亡城管有过错,但将所有城管之恶加诸其身,于案情并无意义;就好比将羊肉串小贩存在的烧烤劣质肉现象归于夏俊峰,和称其为英雄一样,都是可笑的做法。个案需要个案正义。

夏俊峰案:负数的司法 - 无匪君子 - 韩福东的博客

(图注:2013年9月26日上午9时许,张晶从沈阳东陵殡仪馆取到夏俊峰的骨灰。一出骨灰寄存处,张晶坐在凳子上,陷入短暂昏迷,醒来大哭。东方IC供图。)

很多人以夏俊峰正当防卫作为辩护。通行的说法是:如果两名城管没在办公室暴打夏俊峰,他怎么会拔刀杀人?陈有西等律师在《关于要求对辽宁夏俊峰被控故意杀人案不予核准死刑发回重审的律师意见书》中也说:“双方体格力量的对比,夏完全处于劣势,不可能主动挑起事端。”

这样的诘问基本没有法律价值。一般的小贩还不会在暂扣液化气罐时,要打开阀门同归于尽呢;也不会揣刀去城管办公室。从《南方周末》2012年6月28日《和夏俊峰、蔚少辉一起蹲班房》的报道可知,狱友们对他的评价是“没什么能耐,小心眼,爱吹牛,自尊心还挺强”,“他又总爱炫,和道上几个大流氓玩过,一次他一个人出面,平息了一桩很大的黑社会火拼。老夏爱凑热闹谈车,到最后什么细节也说不出来……有时别人拆穿老夏,老夏很没面子,脸都红了,旁边还有人忍不住偷笑,老夏就跟人抬杠。”“偶尔一次,有人打牌和老夏起了争执,老夏一个咸菜罐子撇过去……”(见《和夏俊峰、蔚少辉一起蹲班房》

这些细节可以作为谈资,也可丰富我们对夏俊峰的理解,但对判刑没什么实质意义,只有后人写历史时会用得着。我这里单说法律问题。

上文提到的法律意见书,洋洋洒洒数万字,最核心的是第六部分,论证夏的行为是正当防卫。除了夏俊峰的证词外,其他证据主要是夏的体表伤情和遇害者的伤口形态。关于前者,法律意见书称:“庭审出示照片显示,夏俊峰手臂有两处软组织挫伤,这直接证明其遭到他人殴打。另据夏俊峰供称,其头部、耳部、背部、阴部附近均遭申、张二人击打,且两三天后出现青紫瘀伤伤痕,看守所同监犯人可以证明。”我没太看懂。先不争议手臂的挫伤(法庭认为符合争夺液化气罐时的伤痕),单说其他伤痕,如果夏俊峰遭到他宣称的不锈钢杯和折叠椅的猛烈殴打,那应该遍体鳞伤才是(头不抗砸的),不可能只在两三天后才出现青紫淤伤吧?即便在夏俊峰拔刀前,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城管也不可能要致夏俊峰死地吧?而如果夏俊峰没有遭遇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怎么和正当防卫联系起来?

关于遇害人的伤口,坦白讲,看了好多遍,我也没理解律师的论证。但是沈阳中院和最高法的说法我懂了:尸检鉴定证明被害人申凯胸、背部共有2处刺伤,被害人张旭东胸、腹、背部共有5处刺伤,二人所受损伤均为刺创,并无划伤。按照夏俊峰关于是被申凯、张旭东打得弯腰单腿半蹲在地上用刀朝对方向上捅或者乱划拉的辩解,无法形成申、张二人背部的伤口。(中新网《最高法谈夏俊峰杀人案:捅刺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

说了这么多不同意律师主张的话,实际上接下来才进入重点:我非常认同法律意见书中关于司法程序的诸多责难,包括对案发现场证物的提取和死者的详尽验伤报告,都应有进一步的展示,也包括证人应出庭接受质询等。

如果一个本应判死刑的案件,在知名律师和意见领袖的质疑下,就仿佛成为惊天的冤假错案,司法的最大失败莫过于此。

就司法而言,这中间存在两大问题:1、确有程序瑕疵;2、不够专业。在夏案审理过程中,有太多程序问题,律师们都谈了很多。作为定纷止争终极手段的司法,必须具备完美的程序正义,才会有符合自身定位的公信力。

至于所谓的不够专业,既包括采证时没能面面俱到,也包括制作的判决书论证过于简略,不能回应所有的质疑。这里想举台湾著名的苏建和案为例(参见韩福东《苏建和案:21年,死刑犯无罪》)。这个案件最后改判无罪,并不能证明苏建和等人真的没有参与杀人,而仅仅是因为证据的证明力不够。如果法医最初哪怕能再专业一点点,对死去的女主人是否被奸进行查验,这21年的司法煎熬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夏俊峰案的侥幸之处在于,对他杀死二人重伤一人的基本事实,没有争议。所以司法虽有不专业,最后总还能过关定谳。其实中国大陆很多案子,都面临夏案一样的问题,只要有律师死磕和舆论关注,处境不会比夏案更好。而司法显然还没有对此准备好。

台湾已逝的前“司法院长”林洋港曾说过著名的一句话:“司法像皇后的贞操,不容怀疑”。一旦“皇后失贞”成为率土之滨王臣们的普遍信念,那维系‘皇权’(社会正义)的基石就坍塌了。司法本是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不能正向的定纷止争,反而成为引爆质疑的负数,那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正义?

在另一篇《夏俊峰案:司法的敌人》中,我批评了民粹动员;这一篇文章,则针对负数的司法。几十年后,这段历史要怎样写?

@腾讯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449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